悲情红与黑

悲情红与黑完结

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

  • 杨童舒 任程伟 蒋恺 
  • 龚朝晖 

    完结

  • 国产剧 国产 

    中国大陆 

    汉语普通话 

  • 2002 

龚朝的个人经历

龚朝是地道的宜昌人,在宜昌出生、长大,17岁前他在位于宜昌城区的一个工厂里上班。一次无意中看到湖北省戏曲学校在招生,就报了名去试试,没想到顺利被录取。学习了一年后,他回到宜昌,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。做演员时,他没有放弃自己的导演梦,边拍戏边跟着导演学习。终于,1995年,他拍了自己的处女座《反贪局长》,从此步入了导演行列,执导了多部电视剧《最高利益》、《欲罢不能》、《当爱已成往事》、《悲情红与黑》、《老人的故事》等家喻户晓的作品,成绩傲人! 《异镇》讲的是忠诚和情义对人性的烤炙,是中国第一部杜比5.1环绕声电视剧;《水上游击队》是2011年战争剧的扛鼎之作,播出后便在同期收视率第一,荣获2012年全国电视剧“金星奖”最佳长篇电视剧“五个一工程”奖;战争题材的影片有很多,《水上游击队》的独特之处在于,它更真实地还原了当时日军的状态和场景,更突出了区别于正面战场的民间智慧。龚朝在拍摄前专程去了一趟日本,参观了靖国神社,接触了一些日本人,于是在拍摄中尽量呈现当时真实的场景。“在这部剧中,日本人的形象没有变形、被丑化,他们是训练有素、威严的。只有把日方拍的强大了,才更能体现我们胜利的艰难和可贵。”与《水上游击队》相比,《阳光天使》则轻松明快多了。这是一部类似童话般的爱情故事,一经湖南卫视播出,收视率便雄踞榜首,,网络点击率超过2000万,“这部戏干净纯真,每个人心中都有童话,借用杨丞琳的一句话就是,‘每个人心中都有个阳光天使。’”  对于题材的选择,他如是认为:不管是什么题材,都是要揭示人的本性、弘扬真善美,“人性中充满了光辉,我要做的就是把他们展示出来。”《像兄妹一样手拉手》讲述的是一段无法忘怀的青春岁月和一种刻骨铭心的纯真情感,掀起了全民的怀旧热潮;《悲情红与黑》是中国当代首部悲情片;《卧底48天》是中国首部女警卧底犯罪剧,引起中国犯罪剧新的思考;《反贪局长》是中国反贪剧的开山之作,为社会主义社会树立了正气之风作出卓越贡献;至今为止,龚朝最喜欢的、最满意的作品是《老人的故事》,这是他30多岁时候拍摄的作品,汇聚了当代中国的老牌明星,是中国版的《金色池塘》;这导演献给父母、献给自己未来的电视剧,戏中演员张炬、谢芳、马德华、祝希娟等都是他的前辈,能和这些儿时的偶像们合作,让他备感荣幸,也收获颇丰。 有人说,导演是将石头打磨成玉,让它光泽剔亮的人。对于有着多年执导经验的龚朝来说,做导演、做演员有着自己的心得。“做演员会因为外形的原因而有所限制,导演则是可以通过别人,展现自己的内心,这两者都为我所爱。”热爱音乐的他却表示不会考虑往唱歌方向发展,“唱歌只是我的爱好,拍戏才能更正确、更全面地表达我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。”做过演员、当过导演,还爱唱歌,这是不是他被称为“怪才”的原因?龚朝笑称,这些名号是别人给他的,“可能是觉得我在创作上不按套路、不按常理出牌吧!”他喜欢另辟蹊径,年轻的时候经常出些“怪招”,龚朝谦虚地表示,“还是觉得愧对这个称呼”。对于那些怀揣演员梦、导演梦的年轻人,龚朝借用俄国著名导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一句话给予建议:“爱心中的艺术,不要爱艺术中的自己。”龚朝说,人生如戏、戏如人生,只有对生活充满热爱,才能演好戏、拍好戏。 “我是宜昌的儿子,我一定会回来拍一部戏。”龚朝说,他下一部戏的故事发生在湖北,很可能回到宜昌来拍摄。每次回到家乡,他都会特别留意故乡的美景,这些可能会是下场戏的拍摄场景。多年的导演生活,让他习惯了四处奔波,有时回到了家乡宜昌,可也只待了短短几天。龚朝笑称,回来与旧友、同学聚会时,朋友都会笑他的宜昌话不太标准了,“我是喜欢说宜昌话的,在外地见到宜昌人都会特别亲切!”龚朝是个很低调的人,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,甚至在网上的资料都很少。“我一直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,因此没有走向台前,也没有对外强调自己是宜昌人。只有做出了成绩,才能为宜昌人争光。”



与申军谊同居8年没名分,怒嫁其兄弟,后来怎样了?

后来她过得也是非常幸福,这任丈夫对她也是非常的宠爱有加,很令人羡慕。